您的位置 首页 餐饮加盟

餐饮加盟店生意真的好吗,盘点了2019年餐饮界9个大事件,餐饮人得学会反思过去感知变化

餐饮加盟店生意真的好吗 2019年即将过去,对餐饮业来说,这一年是比2018年更魔幻的一年。 为什么这么说?今天,笔者特别盘点了2019年餐饮界发生的9个焦点大事件。看完,你就知道…

餐饮点菜系统

餐饮加盟店生意真的好吗

2019年即将过去,对餐饮业来说,这一年是比2018年更魔幻的一年。

为什么这么说?今天,笔者特别盘点了2019年餐饮界发生的9个焦点大事件。看完,你就知道答案了。

这一年,有成立不到2年的品牌风光上市,也有经营17年的老牌餐企濒临破产;

有品牌趁机兼并整合,扩张版图,也有品牌枉顾业绩,内讧争权斗得你死我活;

有合伙做了二十多年的品牌分崩离析,也有坚持十几年直营的品牌开放加盟……

接下来就分别从风光上市篇、倒闭破产篇、内讧分家篇、扩张加盟篇来看看这些大事件吧。

风光上市篇

最快的上市,瑞幸咖啡成立18个月登陆美股

5月,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,从正式出道到顺利IPO只用了18个月,成为全球最快的IP0公司,将坊间争议推至了最高点。

上市后,它一边继续扩张门店,一边不断扩充茶饮(小鹿茶)、果汁、轻食等产品品类,增加产品线,截至今年11月,终于交出了一份还算靓丽的成绩单。

△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上市

其最新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,第三季度瑞幸咖啡总净营收15.416亿元,同比增长540.2%,其中,门店运营利润为1.86亿元,利润率12.5%,门店运营利润实现盈利,也是上市以来首次扭亏为盈。

在备受关注的门店数量上,截至第三季度末,瑞幸咖啡门店总数已经达3680家,较2018年9月30日的1189家门店增长了209.5%,“门店数赶超星巴克”的目标大概率将于2019底实现。

这个一路高歌猛进的互联网咖啡品牌,在2019年依旧给餐饮业带来了众多话题。除了闪电上市,其跨界茶饮、开放合伙加盟等举措,也一度成为餐饮人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。别的不说,这个品牌本身就足够魔幻了。

悲喜交加,太兴集团刚上市却遭遇香港变局

6月,香港最大的休闲餐饮品牌太兴集团在港股上市,首日破发。这个创立于1989年,由路边小小的烧腊快餐店起家的餐饮集团,经过30年的风风雨雨终于成功上市。

据了解,太兴集团旗下共有9大品牌,旗舰品牌“太兴”和台湾菜品牌“茶木”为两大主打品牌,此外还有“靠得住” “敏华冰厅”等7大品牌,目前在香港和内地两大核心市场共有190多家分店。

△太兴集团9大品牌

从门店分布来看,大部分门店仍位于香港,内地市场的门店主要集中在广州、深圳等大湾区城市,深圳门店最多,有近20家。

招股书显示,太兴集团整体收益近三年呈现较快增长,主要得益于香港市场的快速扩张。按2018财年收益计算,约有77%的收入来自香港市场。

在9个品牌中,主打港式茶餐厅的太兴餐厅是营收贡献最大的品牌,也是内地最为人熟知的品牌。2018年前9个月的数据显示,太兴餐厅每间店面日均销售额达到5.5万港元。

太兴的上市真的是悲喜交加。一方面,其营收主要来源于香港市场,却不幸赶上香港动荡,餐饮消费严重受创;另一方面,2019年内地餐饮市场竞争激烈,消费者对港式茶餐厅的兴趣持续下降,使得太兴在内地的扩张更加步履艰难。

老字号同庆楼IPO过会,A股再迎餐饮企业

12月,安徽老字号餐饮企业同庆楼A股IPO首发过会,历时三年半终于“闯关”成功。如果一切顺利,它将成为2017年广州酒家之后,又一家登陆A股市场的餐饮企业。

招股书显示,同庆楼是知名的徽菜餐饮品牌,采用连锁经营模式,走大众餐饮路线,先后获得“中华老字号”、“中国驰名商标”等荣誉称号。

截至目前,同庆楼及其子公司在合肥、南京、无锡、北京、张家港、常州等地拥有直营店50余家。

从营收来看,2014-2016年,同庆楼的营业收入平稳增长,分别为10.68亿元、11.61亿元和12.72亿元;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186.16万元、3143.44万元和12360.77万元。

A股市场严苛,一直以来都让众多餐企望而生畏。截至目前,A股上市餐企仍仅有3家。同庆楼成功过会后,整个餐饮圈都陷入一种巨大的兴奋之中。它的过会,打破了A股十年来没有纯正餐饮企业上市的尴尬记录。

酸菜鱼发力,九毛九时隔3年再度冲击IPO

8月,九毛九国际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文件,拟赴港上市。如果一切按照正常时间表推进,九毛九国际将于年底正式登陆港交所。

早在2016年,九毛九便申请在A股上市,但由于其整体业绩较为波动等因素,A股没有为它放行。外界猜测,如今其之所以重拾上市信心,很可能和近两年表现亮眼的太二酸菜鱼有关。

招股书显示,截止到2019年6月底,九毛九旗下拥有147间九毛九餐厅、98间太二餐厅、63间2颗鸡蛋煎饼餐厅、1间怂餐厅以及1间那未大叔是大厨餐厅。

5个品牌2019年上半年营收达12.37亿元,预期全年或将达到25亿元。 其中,仅太二酸菜鱼2019年上半年营收就达5.38亿元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46.8%,占整体公司业绩的43%。

仅太二酸菜鱼一个品牌,半年营收就将近6亿,成为推动九毛九国际上市的重要力量。这次上市事件,最让业内惊讶的其实是酸菜鱼品类的无限潜力。

倒闭破产篇

资金链断裂,黑马品牌吃个汤猝死风口之上

8月底,汤品类头部品牌吃个汤遭遇资金链断裂危机,在广州、深圳的40多家门店全部关闭。

随后,创始人詹楚烽发布公开信承认,由于公司今年在资本市场融资方面进展坎坷,多次谈好的资金都没有按时到账,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,因此被迫停业。曾经的黑马品牌就此倒在了自己引领的风口之上。

此前,在资本的助推下,吃个汤一度在深圳、广州、东莞一带开出70多家门店,并建立了8000平方米的庞大中央工厂,同时成立了汤师傅文化传播、等候供应链、唐宋配送、等候学院、糖管家管理等多家子公司,布局上下游供应链。

如今,也许是因为盘子巨大,自身造血能力不足,又恰遇资本寒冬,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供给它的运转;也许是因为错估了整个汤品市场的真实规模,被“伪需求”蒙蔽了眼睛,吃个汤最终崩盘了。

作为餐饮和资本结合失败的典型案例,吃个汤的故事告诉我们,“讲故事—拿融资—推营销—开分店—再拿融资”的互联网式发展模式是很难走通的。餐饮竞争加剧,与其指望外部资金或风口助力,不如好好磨练内功,拿出硬实力去参与竞争。

供应商讨债,老牌餐企麻辣诱惑濒临倒闭

11月底,经营了17年的老牌餐企麻辣诱惑被曝濒临倒闭,旗下门店大多关停,拖欠工资、款项、债务上亿元,目前正在通过变卖门店等方式,筹集资金偿还员工工资和债务。

谁也没想到,一路狂奔的小龙虾界翘楚会突然翻车,它曾经如此风光过。

2011年,创始人韩东察觉到小龙虾市场的商机,将原本主打“麻辣”川菜的麻辣诱惑转型聚焦爆品小龙虾,同时创办了“热辣生活”,定位零售门店;“麻小”,定位小龙虾外卖,覆盖了小龙虾的各种场景。

随后,伴随着小龙虾的火热,麻辣诱惑风光无限,其中主打零售的热辣生活更是所向披靡,一年纯外卖销售就达4个亿,占据北京小龙虾外卖市场70%的份额,并累计获得3轮融资。

今日的祸根究竟埋在哪?业内对此有两种猜测,一说是麻辣诱惑在非洲建整条小龙虾供应链大量、持续的资金投入,拖垮了麻辣诱惑;另说小龙虾是宵夜产品,行业周期性明显,在大环境不好时,麻辣诱惑“大店+商场店”模式的抗风险能力太弱。

除了麻辣诱惑自身的原因外,大环境的变化也是这次风波的另一重要原因。在剧烈变换的环境下,真的唯有少折腾、脚踏实地、做好当下才行。

内讧分家篇

股东争权高层恶斗,克莉丝汀持续内讧

早在2017年,克莉丝汀便出现了内讧的迹象,创始人罗田安的董事职务被罢免。今年1月起,其再次爆发股东内讧及高层恶斗,被踢出局的罗田安为了重新掌权,两度企图“血洗”董事会,提出罢免多名现任董事,均未获得通过。

专业人士表示,克莉丝汀接连的股东内讧很可能是因为品牌业绩持续下滑。

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投资烘焙企业之一,克莉丝汀曾一度凭借雄厚实力在各地扩张,巅峰时店铺数量破千家,并成功于2012年在中国香港上市,被称为“烘焙第一股”。

谁知上市后,克莉丝汀却陷入了持续业绩亏损的深渊,自2013年起持续亏损至2019年。相关财报显示,2018年克莉丝汀门店数已下滑至586家,收入约为6.64亿元,同比亏损2.32亿元。

资本不是一件坏事,但很多餐饮品牌牵手资本后,却时常迷失方向,热衷于争权夺利,没有找到自己的生存机遇,反倒被资本的怪力吞噬。无论在餐饮行业,还是更大的商业环境里,这样的故事总在重复上演,令人唏嘘。

成也萧何败萧何,好利来分家后“四分五裂”

2019年7月底开始,烘焙品牌好利来开始在各地进行大规模改名,“好芙利” “蒲公英” “甜星”“心岸” “麦兹方” 花名百出。

在大家猜测好利来是“被山寨”还是“多品牌”发展的时候,今年8月,好利来创始人罗红公开承认了好利来分家一事,揭露好利来更名的真相实为几位联合创始人各占山头、自立门户。

一大烘焙巨头的商业版图就此割裂,其深层原因更令人唏嘘。1999年,好利来遭遇危机劫后重生,为了让好利来重回巅峰,罗红创立了“内部加盟制”,几位联合创始人于此时退出集团管理层,分管片区市场,持有片区股份,各片区每年向总部缴纳品牌管理费,自负盈亏 。

这一制度曾经让几位联合创始人热情高涨,好利来的门店数很快就翻了一倍。然而,成也萧何败萧何。也许是几位联合创始人的经营理念日益走远,道不同不相为谋,也许是好利来的羽翼已丰,各创始人已不满足于现状,造成了今天好利来的分裂。

曾经共患难的兄弟,如今却无法同富贵,好利来的分裂,又给合伙干餐饮的同行敲响了警钟。

扩张加盟篇

海底捞拟收购两个中餐品牌,入局中式正餐

上市后的海底捞步履不停,除不断扩张门店,下沉三四线市场外,还准备入局中式正餐,深入布局多元化战略。11月,海底捞发布公告,拟收购中式正餐品牌“汉舍中国菜”及旗下面馆品牌“Hao Noodle”。

资料显示,汉舍中国菜是一家主打中国特色、以果木烤鸭为招牌的中式餐馆,人均消费在150元左右,目前在北京、上海及杭州拥有9家门店,旗下还拥有“汉舍烤鸭专门店”、“汉舍川菜馆”、“汉舍小雅“、“汉舍小馆”4个品牌。

“Hao Noodle”则是汉舍创始人旗下的另一品牌,首店开业于纽约,2018年进入上海,提供面食、炖菜、焗饭、沙拉、小菜、点心、甜品、酒等产品,客单价在70元左右,是一个中式轻正餐品牌。

海底捞董事会表示,作为集团整体增长策略的一部分,集团计划于横向领域收购优质资源,增强其市场地位和竞争力。而汉舍中国菜和Hao Noodle的业务能够为集团业务提供协同效应,符合集团的战略方向及发展计划,收购事项一经落实,将是公司扩大及多元化其业务及活动的又一举措。

海底捞多品牌、多品类、多业态布局的野心其实早已暴露,早在汉舍中国菜和Hao Noodle之前,它就收购了U 鼎冒菜,主营冒菜,随后又投资了海盗虾饭,主营快餐。目前来看,这两个品牌的发展都不尽如人意。

坚持直营17年的周黑鸭,开放特许经营

今年8月,周黑鸭首次松口,将“利用特许经营模式,进一步渗透现有市场及策略性扩展至新地区”,而后9月,便在贵阳低调签约了一家特许加盟商。

11月,周黑鸭在总部举行特许经营签约新闻发布会,正式宣布开放针对城市或特殊渠道的特许经营(单店加盟尚未开放)。截至目前,周黑鸭已经完成了贵州贵阳、广西南宁市场的特许经营商签约,云南、东北等地也已有潜在合作伙伴在评估中。

坚持直营17年,为什么此时开放加盟?周黑鸭官方将原因归结为时机成熟,而公众则更倾向于认为,这是周黑鸭应对业绩下滑、股市表现不佳的无奈之举。

2019年上半年,周黑鸭实现营业收入16.26亿元,归母净利润2.24亿元,同比大降32.53%,大大逊色于同为卤味三巨头的绝味食品和煌上煌(二者净利润均增长超过20%)。

周黑鸭开放加盟的真实原因究竟为何,我们不得而知。可以确定的是,开放加盟后,周黑鸭必将加快全国的扩张步伐。未来5年,卤味界的格局或将再次改写。

结语

波诡云谲,暗潮涌动,每一个大事件背后,都反映了餐饮经营环境、经营模式、成本结构、消费需求等发生的巨大变化。

对绝大部分餐饮人来说,2019年是比2018年更艰难和变幻的一年,希望这些大事件的盘点能帮助大家反思过去,感知变化,以更好的姿态迎接2020年或许会到来的复苏。

餐饮加盟店生意真的好吗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餐饮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canyin.bang2008.com/6206.html

作者: 餐饮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