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

「六盘水餐饮品牌加盟」“400平火锅店,外卖日营收6万!”疫情间一批餐厅外卖爆单了

“我做火锅外卖,最高一天营收6万多,情人节火到关店!” 目前,多地餐饮业开始复工,但是大多数还是不允许堂食,只能做外卖或者外带。 在大家都在抱怨平台扣点高、外卖难做的时候,有一批餐…

餐饮行业

“我做火锅外卖,最高一天营收6万多,情人节火到关店!”

目前,多地餐饮业开始复工,但是大多数还是不允许堂食,只能做外卖或者外带。

在大家都在抱怨平台扣点高、外卖难做的时候,有一批餐企外卖却爆单了:

“我做火锅外卖,最高一天营收6万多,情人节火到关店!”

“我在三四城市卖包子,一个大肉包6元,一天能外卖出1000多个!”

“我在社区做烤鸭外卖,线上拉了一个小区购物团,一小时有8户居民抢着下单!”

……

乐凯撒陈宁说:“未来三个月堂食机会不大,机会主要在线上!”

我们职业餐饮网这就采访了一批早早就开始做外卖的餐饮老板,它们真实的生存状态怎样?从那些外卖爆单的餐企中,我们又能看到哪些外卖新机遇?

1

“我的火锅外卖一天营收6万多,情人节火到关店!”

机遇和不幸在一个路口,一个向左一个向右。

火锅外卖以前一直不温不火,但这次疫情火锅外卖爆单的捷报却频频传来!

苏州老天桥蛙炉火锅初四开始推外卖,几天后就做到日均2万营业额,现在400平的单店已经破四万的营业额了,情人节直接干到关闭外卖,当天营业额6万多!

大龙燚从大年初三开始推外卖,做到第14天时“爆单了”!从1月27日的300单、28日的400单,到2月3日的破千单!成都站点也从一开始的3个恢复到6个!

成都一家火锅店,只有60平方,七张桌子,属于社区店,春节前每天正常只能有2000左右的流水,这次武汉事件,导致他们堂食无法接待,这次被迫转型外卖,结果短短几天,光外卖一天卖40~50单,营业额最高做到了接近一万元,远远超过这家店四年来的最高业绩!

火锅外卖以前不温不火,如今逆势反超,但其实火锅头部品牌也都布局火锅外卖业务了。

早在2018年海底捞的火锅外卖年营收就已超3亿,而最近湊湊也首度推出了火锅业务,在北京的6家门店正式试点上线,湊湊负责人直言:“确实是疫情催促了我们快点把这个事完成,原先有在思考怎么做火锅外卖,但没想到会这么快。”

火锅目前是餐饮细分品类中市占率第一,在全民宅在家的日子,火锅外卖给顾客解了馋!所以火锅外卖空前红火!那么,疫情结束后,客单价较高、强调氛围与体验感的火锅,做外卖又该怎样提供给顾客不亚于堂食的感受?

而当下,被疫情“推了一把”的火锅外卖能否把市场给培养出来?市场究竟又有多大?我们拭目以待。

2

“我在三四城市卖包子,6元/个,一天外卖1000多个!”

疫情尚未得到完全控制,很多人还在自己的家乡办公,部分餐饮老板发现,三四线城市等下沉市场,好像恢复得更快。

“在单店模型上,我们更注重下沉市场!”四有青年米粉创始人赵刚说。

而书亦烧仙草创始人王斌前段时间也说,“书亦烧仙草复工的700家门店 3天时间恢复到了正常的65%,这些门店主要集中在四川、广东、湖南的四五线城市,甚至是更低线的县城,整体超越预期。”

浙江萧山的西苑跨湖楼,在疫情期间推出了6元大肉包,5公里范围内20个起送,每天能卖出1000多个;还有另一个品牌湘湖小隐一天最多能卖出2000多个包子,集团旗下8家店一天最多能卖出5000多个包子。

湖南株洲的老熊家包子铺复苏得也很快,创始人熊曙光说:“我的几个店都已创历史新高,30平的店,其中两个单店日营收都破了八千!”

3

“社区是个金矿,线上拉购物团,一小时8户下单买烤鸭!”

“我们现在都盯上了社区区民!”

疫情之下,人人宅在家里,社区居民成了一个待挖的金矿。

上海浦东的羲和雅苑烤鸭店,就瞄准社区做起来烤鸭外卖,“原价268元/套的烤鸭,现价188元/套,一个小区团购满5只,免费送到小区门口。”

2月18日,顾客张女士看到这则广告,在小区拉了个购物团,一小时8户居民下单。

当日,烤鸭就被送上门。烤鸭的不同部位切片,分三个外卖盒打包,配料有切丝的黄瓜、大蒜、洋葱和山楂,蘸酱有辣的、甜的和酸的,面皮单独包装。

更受小区妈妈欢迎的,是小区附近的一家日料店。店主就住在小区,有一天在小区群里发公告称,可以送烤好的牛排,以及加工好的三文鱼至小区,每天都有十来份订单。

一边是烤鸭、牛排、三文鱼,送货到小区门口,团购满5只就免配送费,一边是在人人都在围在厨房做饭的当下,人们也对烤鸭等硬菜垂涎已久,因此一拍即合。

在过去,提到社区,人们想到的是做刚需外卖才有机会,但疫情催生了新机遇,或许这种高品质的高客单外卖也有机会!

以一个家庭为考察对象,相比于下馆子,可能在家吃饭得频次还是高一些,那么,当不想耗时做大菜又想吃好的怎么办?这时就可以点一个大菜的外卖!或者是家庭聚餐,已经做了一大桌菜了,但还想来个硬菜,这时也可以通过点外卖加菜!

所以,根据社区居民的客群特性、需求,相应地推出社区外卖,也未必没有机会!

4

“不想被平台‘吸血’,我在朋友圈做外卖,生意和平时一样火!”

湖南衡阳市的三菜一汤以前都没做过外卖,但正式上线外卖10来天了,现在生意已经和平时一样火了!而且还是在没有上外卖平台,只通过朋友圈做外卖的情况下。

当然在正式开放外卖之前,三菜一汤已经坚持医院送了十几天的免费餐;

真正做起外卖以后,三菜一汤创始人周松柏的每天的朋友圈是这样的:

“外卖送上门,温暖一座城!愿世界和平,众人温柔以待!”店员防护到位,口罩、手套齐全,店员把新鲜水果装到一个个盒子里,免费送给顾客,拿着一片片爱心卡手写温暖寄语,在疫情导致的普遍恐慌、不安的当下,老顾客看到了,心中一暖,也就自然而然就下单了。

下单以后,怎么配送呢?周松柏说:“我们衡阳有一个配送平台,很划算的,按一单计算,昨天配送费3%。”

疫情突袭,餐饮人只能求助于外卖自救,但外卖平台抽成太高,没什么钱赚!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出路!像三菜一汤这种不依托外卖平台的餐企越来越多了。

主打贵州小吃的贵凤凰,也提供小程序点外卖业务,商家配送,针对每个做外卖的门店都建立了社群,名为”外卖福利群”。

有烧烤品牌,已启动做烧烤外卖了,将肉切配好,烤炉25元,可反复使用,可在公众号下单,通过闪送配送,也可以在外卖平台下单。

如果说早几年外卖是餐饮的掘金场,那后来外卖成了“火葬场”!扣点提高,越做越亏,很多餐企纷纷离场。但这次疫情突袭,很多餐饮人这才意识到外卖的重要性。

其实,外卖是一种商业模式,外卖平台也是服务于外卖的,如果认为平台是吸血鬼,可以开辟新的路子,比如自有渠道+第三方配送平台!

餐饮的本质的就是做3-5公里以内的生意,穷尽一切方式把外卖客群牢牢抓住自己手里!即便流量有限,也终将是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,在外卖平台之外,开辟自己的渠道分散风险,减少平台对自己的绑架,何乐而不为?

5

“我做外卖团餐,10份起订,一天送200单!”

以前人们觉得外卖不好做,一个20-30元的单子,还得搭上骑手的配送,外卖平台的扣点,怎么算都不划算。

可如果是一下子送几十单几百单外卖呢?是不是情况就大不一样了?

“我们会推出瞄准中高端写字楼的定食,10份起订,价格58元起。”上海黄龙饭店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“复工后,我们推出白领套餐,以及家庭套餐外卖,最大需求是团餐的预订。”上海新雅粤菜馆副总郑珏介绍。

他们的白领团餐外卖,也是一人一份,分38元、68元、78元、98元不同定位。所有订单,可以自取,也可以通过无接触配送到指定地点,离店3公里范围内的团餐,酒店可以免费配送。每天,新雅粤菜馆卖出的团餐不超过200份。(上海市市场监管局规定,一家餐饮单位向同一服务对象一次供餐不得超过200人份。)

大饭店大酒楼却沦落为送外卖,乍一听很心酸,但真的没有机会吗?外卖团餐就是一个很好的思路,确实,一次送一单不划算,那我一次就送10单成本不就摊销了,利润不就上来了。

在日本,就有这么一家外卖餐企,每天只卖一种套餐,只卖给公司,少于10份不卖,公司创始至今50多年屹立不倒,一天卖出13万份外卖,一年销售额达到90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5.8亿元),它就是玉子屋!

虽然每天只卖一种套餐便当,但周一到周五不重样,这种单一的菜单,不仅能降低顾客决策成本,而且标准化程度极高,还能获取规模议价优势,也以远低于同行的价格售卖!

而在去年底,肯德基也开始做外卖团餐了,先试水了早餐,无需配送费,针对规模在200人以上的企业做,走预定模式!

都说外卖不好做,那可能是一成不变的思维框住了你!有时候改变固定思维跳脱出来,一个崭新的市场可能就出来了。

嫌订单少,被外卖平台绑架,可以试试外卖团餐,自己去跟企业谈,多拿几个外卖团餐客户在手里,满足需求,慢慢地,外卖这条路可能走通了!

职业餐饮网小结:

外婆家吴国平说:“即使疫情结束之后,餐饮行业反弹也需要时间,外卖肯定将成为餐饮业未来一段时间的重点方向!”

的确,人们的对于疫情的恐慌心理还没有解除,市场还未恢复正常,短时间内甚至未来几个月,外卖都是餐饮的“命脉”!

而毫无疑问,外卖是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!不管是疫情当下,还是疫情结束以后!我们餐饮企业如何摆脱外卖平台的高扣点,自己去发掘一些新的机遇,这是当下每个要做外卖的餐企都要冷静考虑的!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餐饮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canyin.bang2008.com/4787.html

作者: 餐饮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